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首页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流年】石娘(散文)

编辑推荐 【流年】石娘(散文)


作者:汪天钊 布衣,250.9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50发表时间:2019-07-08 16:01:30

谁也不曾预料,石伯竟能结婚。
   谁也不敢相信,石伯的老婆如花似玉。
   没有一个人说,石娘能跟石伯过上一辈子。
   石伯弟兄五人,依次之间的年龄相差最多超不过三岁。其他家的孩子不参合,兄弟五人本身就是一个小队伍,整日地在村里神出鬼没,闹得不可开交。三间小瓦房,中间是堂屋,一头住的是他们父母,一头就是他们。晚上睡觉兄弟五人都挤在一张大床上,床铺象狗窝一样,他们象狗一样一个个地横七竖八地睡着,但个个睡得酣香。养活五个孩子不同于猪娃子,猪娃子能卖钱,养活的而是一群狼娃子,狼娃子是要吃人的。随着他们一年一年地长大,房子,娶媳妇被一个个地排上了日程,家庭越来越窘迫,不给你喘息的机会儿。老大结了婚不方便,索性就封了房门,从山墙上另开了一个门。
   石伯排行老二,正是处于物质特贫乏的年代。就说石伯的长像,就是一副打光棍儿模样,个子墩巴巴的,随便一个女人站在他的面前就比他高。肤色是眼窝子被拳头捶青的颜色,全身从头到脚都是一模一样的,浑然一体,站到人群里一眼就能找到他。刚学会走的孩子就是一只蛆,在大人的膝间爬来绕去的,石伯小的时候他母亲在缝补衣服,本来就是在小心着,但还是发生了意外,他母亲正扬起针头,石伯突然栽倒了,一下子就趴在了针头上,针头戳着了他的眼睛,幸好没有伤着眼球,视力正常,但眼皮子是耷拉着,看人一只眼睛半睁半合的。石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就是没人上门来提亲。石伯也似乎知趣,从不提婚姻之事,似乎婚姻之事与他根本无任何关系。眼一晃,石伯就到了三十而立之年。婚姻就是地里的庄稼,可是按季节来的,错过了季节就是错过一辈子。
   八十年代初,四川的女人从深山老林里跑出来,向中原河南大转移,他们要在河南寻找他们的人生幸福。我们那里一带的农村,每一个村庄没有十个八个四川女人就不算是村庄。四川女人的到来给河南男人们带来了惊喜,确切地说是给那些成家难、或已经成光棍的男人们带来了第二次生命。石伯狠了狠心,下了二年煤窑,攒了八百块钱交给了人贩子:也给我带个媳妇吧!当人贩子把四川女人带到石伯面前,石伯哆嗦起来,也惊呆了,那女人一眼就看出还是个黄花大闺女,衣服虽然很朴素,但咋的还是掩盖不住那水灵灵的秀美:皮肤细嫩、脸蛋红润,身体丰满,双眼皮的大眼睛透出的是机灵。石伯把人贩子拉到一边要那八百块钱,人贩子恼了:“咋,配不上你这样熊包样?”
   石伯连连争辩:“不不不,是我不配,像这样的女人和我过不了三天两早上就会跑,这一跑我还不是一个光棍汉?再说强扭的瓜不甜,不安心,不跟咱过日子,绳子拴住也不行啊!”
   人贩子听完哈哈哈大笑着走了:“这就是你的事了,没人能看得着!”
   那女人,不,当那黄花姑娘看到石伯的时候眼泪“唰”地一下子就下来了,泪珠子就像荷叶里的水珠子,硕大晶莹,微风一吹,就簌簌地滑动起来。
   那四川的黄花大姑娘大哭了一场之后,什么也没说,也没有任何的反抗迹象,可能她太幼小,还不知道该怎样应对,也可能她很清楚地认识到即使反抗也是徒劳,稀里糊涂地,那四川黄花姑娘木头一样地跟了石伯,这便有了石娘。
   人们都说,石伯到头来是竹篮打水,人财两空。石伯当然心里是最不踏实的,总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石娘就会偷偷地溜了。所以在平时,从不让石娘单独行动过,不管石娘干什么,她的身边总有人陪着,或是偷偷地尾随盯着。然而,事情就象人们和石伯自己预料的那样终于发生了。那一次石伯和石娘一起上街赶集,石娘说肚子疼,进了厕所解手,石伯就在外边等着,等了半天,还不见石娘出来。石伯慌了,他顾不得他是男的,他跑到女厕所一看就傻了眼,哪里还有石娘的踪迹?他开始找石娘,找遍了大街小巷,蹲在车站一直等到黄昏,石娘还没有出现,夜色降临了,石伯的绝望也随之降临。
   虽然这是预料之事,只是早晚的事情,但真的发生了,石伯哪能接受得了,犹如害了一场大病,心力憔悴,气若游丝,究竟是怎样到了家里,到了家里是什么时候,石伯自己也不知道。石伯昏沉沉地往床上一躺,随即又惊跳起来,咋?床上睡着一个人,被窝是热呼呼的!再一摸,是一个女人!石伯慌忙擦了火柴点了油灯一看,怎的会是石娘!石娘那撩人丰韵的身体又绽放在石伯的眼前,石伯一阵的眩晕,一阵的颤抖,一阵的梦境,但这是真的,千真万确。再看石娘的脸时,她满脸的泪光。
   石娘说,从她踏进石伯家的门的那一刻起,她就在寻思着怎样才能逃出去,逃出去的念头每时每刻都在脑里盘算,就是在夜里做梦也从未停止过。这一次机会终于来了,她根本没有解手,进厕所里就翻墙跑了。然而当她脚踏上车的时候――终于从那地狱里逃出来的时候,她竟犹豫了,回家,回家干什么,还不是嫁人?嫁给什么样的人,还不是打坷垃的,打坷垃有什么可挑可拣的?只要不是残疾,只要不是傻瓜,只要会干活,只要会过日子,只要会疼人,那就是好男人。委实,石伯不憨不傻,一身的牛劲,干活从不知道什么是累,把几亩责任田收拾得干干净净。农闲了在村里的建筑队里帮小工,不喝酒不吸烟不赌博,从不乱花一分钱。对待石娘,就象父亲对待女儿一样,想吃啥就买啥,不让她下地,下了地也不让她干重活儿。捧在手上疼还来不及呢,别说惹石娘生气啦。没人拽石娘,是石娘自己把自己的脚从车上硬拽了回来,她返回来找石伯,但人找人不好找,跑散了,石娘就独自一人回来了。
   石娘对着呆人一般的石伯说:“我的命苦,谁知你的命更苦!”石伯哭了,象孩子一般呜呜地哭了,他们紧紧地拥抱着,泪水也融织在了一起。
   如果说第一次是虚惊一场,那么第二次则是残酷的现实。
   一晃就是几年,孩子也几岁了,石娘想爹娘,就回了娘家,石娘走时对石伯说,她一定会回来。谁都不相信,唯有石伯相信。谁知石娘这一走就是两三个月,半年,整整一年了,哪有石娘的影子?刚开始,石伯安安心心地吃饭干活,安安心心的等待石娘归来;也经常领着儿子在村头张望,经常对儿子说:妈妈快要回来了。慢慢地,石伯有些心慌意乱,石伯写了信催石娘,信出去就如石沉大海,石娘杳无音信。慢慢的,石伯再也不去村头等待了,再也不对儿子说妈妈会回来了。在人们的面前,石伯也没再提石娘,石伯已经接受了这种事实,石娘绝对是不会回来了,人们也坚信,石娘真的不再会回头了,已经一年多了呀。石伯在努力地忘掉石娘,村里的人们其实已经忘掉了石娘,儿子似乎也忘掉了石娘,不再哭着要妈妈了。
   然而,许多事情就是那样的出乎人的意料,许多的事情就是那样的不合乎情理,有那么一天,石伯拖着劳累的身子从地里回来,离得老远,竟看到自家升起了飘袅的炊烟,他懵懂懂的,他急忙加快了步子,谁知院门大开,院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井井有条,他又匆忙到灶房一看,见一女人正在烧火做饭,石伯什么也说不出来,一屁股瘫软在门槛上,那女人不是七仙女,也不是织女,那女人竟是石娘!石娘告诉石伯,石娘回到了娘家,当石娘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女儿在河南找了那么一个老公,石娘的父母不让石娘回河南了,决计要石娘改嫁。谁知父母苦苦的劝说竟劝不醒石娘,石娘说要回河南,石娘的父母便百般阻挠,这一阻挠竟是一年。石娘的父母总认为时间一长石娘就会有所动,那个家、那个男人毕竟也不是石娘所想要的家、所想要的男人。其实石娘也曾犹豫了一阵子,犹豫来犹豫去,石娘总以为,还是回到河南的家好,那个家是她一手建立起来的家呀!没有了她,那个家就要毁了,她想她不回去,憨厚老实的石伯劳累了一晌,没有人为他做饭,没有人为他洗衣服,多可怜呀!更可怜的是儿子,饿了啃干馍,渴了喝凉水,天冷了不知道会不会添衣服,池塘里的水深着呢,这孩子,就爱玩水,越想越睡不着觉,越想越害怕――这时候,什么也阻挡不了石娘回家的决心了。
   孩子从外面玩耍回来,怔怔地看着石娘不敢近前,似乎很陌生。石娘看着孩子的衣服滴滴溜溜的,鼻涕吸溜吸溜的,腮帮子上黑印儿,心里一阵的心酸,她一把把孩子揽在了怀里,泪水哗然而泻:我可怜的孩子呀!妈妈什么也不想,只想你呀!
   就这样,漂亮年轻的石娘终于跟定了老气横秋丑陋的石伯,跟定了一辈子。

共 3180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爱情可一见钟情,也可日久生情,有时候,还取决于人的本性。老气横秋的石伯,因为又矮又丑,到三十岁也没找到媳妇。为了能找个媳妇成家,石伯到煤矿打工赚钱,买了一个四川女人做媳妇。这女人不但年轻,还长得如花似玉。石伯胆怯了,他怕女人看不上他,怕买媳妇的钱会打水漂。果不其然,在一次赶集时,石娘说要上厕所,一去,就不见了踪影。石伯沮丧地回到家,却惊奇地发现石娘在家里。原来准备逃跑的石娘,不忍心丢下石伯,又回来了。还有一次,石娘回四川探亲时,经不住父母的劝说,决定不再回到石伯身边。可经过思想斗争后,良心又一次将她唤醒,为了可怜的丈夫,为了可爱的儿子,在离家一年多后,她又回到了家中。从此,年轻漂亮的石娘,再也没离开过丈夫。文章意蕴丰厚,挖掘了人性。佳作,编者推荐阅读!【编辑:五十玫瑰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五十玫瑰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8 16:03:23
  欣赏美文,感谢作者的分享!
   问好,遥祝夏安!
五十玫瑰
共 1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 今晚特马多少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