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首页 >> 礁石文学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礁石】工伤(小说)

精品 【礁石】工伤(小说)


作者:武冈冰糖葫芦 秀才,1112.15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698发表时间:2019-06-09 17:48:58

【礁石】工伤(小说) 郭米咋也想不到,自己竟然会躺在病床上。
   在长乐煤矿干了将近二十年的掘进工,没受过伤,哪怕碰手碰脚之类的小伤都没有过。二十年只差三天,在井下呆过的人就晓得,真不容易。不成想,居然被打破了,而且一点征兆都没有。郭米深感惋惜,似乎晚节不保。惋惜归惋惜,但不后悔。
   别人工伤,不是挨骂就是罚款。可郭米工伤,光荣得很,不仅住进了单间病房,受特殊照顾,还拿队里平均工资(按规定只有基本工资)。这是宋矿长特批的。郭米心里过意不去,总叨叨宁愿下井呆二十四小时,不愿在病房躺一分钟。
   郭米属牛,大家都笑他是牛变的,脾气太犟,犟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。郭米说自己有个毛病,见不得违章,一见有人违章,就肝疼,胸口憋得慌,非制止不可。有次放炮后,不支护顶板,班长老陈鼓捣蛮干,要空顶作业,这是严重违章指挥。郭米拦住,说破天不让干,老陈大怒,骂他算哪根葱,瞎鸡巴管。郭米不听,老陈撸起袖子,抡起拳头,要干架。郭米无所畏惧,像一堵墙一样立在那儿,纹丝不动。别看老陈凶巴巴的,那是虚张声势,他晓得,与郭米干架,简直拿鸡蛋碰石头。郭米天生一身蛮力,他的手臂比老陈的腿还粗,一人能同时用两台风钻打眼。
   何况井下打架,那是严重“三违”,是要被开除的。老陈不是不晓得,指使两个工人把郭米架走,那两人不愿意,老陈扯着嗓子吼,你俩是不是不想干了?球毛,敢不听招呼。那俩人犹犹豫豫上前抓住郭米的手臂使劲往外拽,像风吹柳树,枝条动树干不动。郭米两臂一甩,那两人噔噔噔地后退三四米,险些仰面倒地。
   老陈无奈,求饶道,我叫你大爷,行不?再不让开,完不成任务,队长不骂死我才怪。
   你叫我亲爹也不行,不行就是不行,宁听骂声不听哭声。郭米犟劲一上来,态度非常坚决。
   老陈见状,向身后的工人们吼道,看个鸡巴毛,还不赶紧扛锚杆机打锚杆。
   老陈烦郭米,嫌他碍手碍脚,骂他死脑壳,一根筋,要把他“驱逐出境”,赶往别的班。可李队长不乐意,就是让郭米盯着他,怕他捅娄子,把天捅破了。到了兑现安全奖时,属老陈班工伤少,安全奖金多。这时,老陈咧嘴憨笑,要请郭米吃大餐。郭米哂笑道,你呲牙咧嘴,笑个球,吃大餐就免了,别赶我走就行。老陈摸摸后脑勺,红着脸说,你是李队的宝贝,我哪敢,再说我也舍不得。
   病房内还弥漫着淡淡的装修后残留的气味。病房朝东,宽敞明亮,清晨的阳光探进头来,熨帖在床头的墙上,像一面大镜子。风微微吹拂,郭米坐在床上,靠着床头,感到十分凉爽,这山城的夏天气候怡人。他瞅了瞅身边的老婆,老婆的脸嘎白,像一张白纸。明明还有一张空床,老婆非得与他挤一床睡。工伤后,矿上同意要他老婆来医院伺候他,一天给二百元,老婆一万个愿意,正想过一过二人厮守的日子。这么多年,他与老婆两地分居,苦了老婆,既然老婆愿意挤一床,还搂着他睡,就由着她“胡来”。
   晌午时,宋矿长来看望郭米,后面跟着办公室王主任、人力资源科葛科长和郭米队里的李队长。宋矿长站在床边关心地问,伤好些没有?感觉咋样?
   宋矿长,你、你们怎么来了?郭米有点受宠若惊,说话磕巴起来,激动地说,好、好多了。
   你安心养伤,有啥困难和要求尽管提出来,矿上尽量满足你。宋矿长环视病房,说,这病房住着还行吧?
   宋矿长,行是行,住这么好的病房,既不习惯又浪费钱。要不我还是回矿上,我的伤不就是被钢筋扎了一下脚后跟,没多大事。
   那不行,葛科长满脸堆笑说,宋矿长说了,你是矿上的大功臣。你晓得,还差一个月,我矿将是十年没死亡一个人,这简直是一个奇迹。集团公司准备在我矿召开十年安全工作表彰暨学习交流大会,其他兄弟煤矿都要参加,这是多大的荣誉。如果不是你及时制止了一起安全事故,那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   你安心养伤,让你老婆好好照顾你。宋矿长握住郭米的手微笑着说。而后对葛科长说,伤没养好,不能出院。葛科长连连点头。
   你是怎么知道朱大奎去了那条盲巷?王主任忍不住插话道。
   从一下井我就觉得老朱不对劲,心里藏着事,于是就留意他。郭米说,放炮前,所有人全部撤到风门外,一不留神,老朱不见了,我一打听,有人看见他去了东边机巷。我不放心,马上去找,机巷旁边有一条盲巷,外头用钢筋网打了栅栏。我扳了扳栅栏,有一处轻轻一扳就开了。我感觉不妙,打开栅栏钻了进去,没走几步,我嗅到异味,越往里越感到呼吸困难。我用矿灯照了照,发现十几米处有一个人摊开两腿,靠墙坐着。
   老朱,我喊了一声,没回应。我顾不了许多,冲上去拽起他就往外走。老朱因窒息已经很虚弱,但他死死抓住帮上的钢筋网,不肯走。我纳闷,急了,照他的手猛踢两脚,他终于松了手,我背起他就走。来到机巷,我已呼吸困难,瘫倒在地,谁料被网片上钢筋扎了脚后跟……
   葛科长说,如果你慢去两分钟,老朱就没命了。
   你眼睛毒,火眼金睛,一眼就看出来了。宋矿长竖起大拇指夸道,在安全上,你是这个,要号召大家向你学习。王主任,这么好的素材要报道宣传。
   王主任趁机说,我正有此意,准备亲自写一篇稿子,投集团公司公众号,加大宣传。然后从身上的真皮包里拿出一个沉甸甸的红包,双手递给郭米,说,这是矿上奖励给你的,充分体现了宋矿长对你和对安全高度重视。你收好。
   这,这咋好意思,工伤了还给奖金?郭米踌躇着不愿接。王主任急了,笑着塞进郭米的衣兜里。
   我有个要求?郭米说。
   啥要求?提。宋矿长笑问。
   让我去普通病房,能省则省。郭米说完,他老婆朝他瞪眼,郭米当做没看见。
   不行。宋矿长说完,他们走出病房。葛科长回头看了看郭米,眼神有点复杂。郭米云山雾罩,没琢磨明白那眼神的深刻含义。
   郭米老婆把宋矿长他们送出病房,待宋矿长他们一走,就立即回到病床前,迫不及待地拿出红包数钱。
   别数。郭米低声喝道。
   为啥?老婆白了郭米一眼,打开红包,准备掏出那一沓红票子。
   我不能要,我仅仅做了我该做的,这些钱我受之有愧。郭米说。
   你傻呀!不要白不要。老婆嘟囔道。钱还未掏出来,门口传来了嚷嚷声,郭哥,你在这儿,让我好找。话未落,一个胖女人出现在门口。
   郭米老婆一激灵,赶紧把钱装回红包里,顺势将红包塞到郭米枕头底下,转身装作平静无事的样子。
   那女人径直来到病床前,把郭米老婆挤开,用胖嘟嘟的双手握住郭米的手,笑着说,我们全家都感谢你,感谢你救了我家大奎。哈哈。哈哈。一说话脸上的肉跟着颤抖。
   你是?郭米疑惑地问。
   啊——咳。还没等那女人答话,郭米老婆干咳一声,朝郭米瞪眼,而后瞅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。郭米回过神来,连忙把手从温和而柔软的胖手中抽出来。
   哎呀,你连我也不认得。我们见过面,我就是朱大奎婆娘金桂。哈哈。哈哈。那女人嗓门大,哈哈声涌出病房,在过道上飘荡。
   噢。老朱家的。郭米笑着讪讪地说,老朱呢?
   金桂回过头,大声喊道,大奎,你死哪儿去了,进来,磨磨蹭蹭,像娘儿们似的。等了一会,仍不见老朱进来,金桂站起来,呼呼地走出病房,把老朱揪了进来。老朱扭扭捏捏,低着头不敢看郭米,手里提着一大袋水果,放在床头柜上。
   老朱,昨天你咋回事?郭米问。
   金桂抢话道,他呀,不好意思说,还是我来说吧。这段时间他老感觉腹胀、恶心、出虚汗和乏力,还时不时地胸口疼。前天去医院检查,诊断得了肝癌,于是心灰意冷,想不开,就做傻事。他说若是工亡,能赔偿一百多万,够我后半生用的。
   别说了,丢不丢人。老朱打断金桂的话。
   做都做了,还怕别人说。金桂说,我晓得你是为了我。钱再多,人没了,要钱干啥。说着说着,就抽泣起来。
   老婆,你别哭了,我错了还不行嘛。老朱劝道,从裤兜里掏出一团皱巴巴的纸巾递到金桂手上。金桂渐渐止住了抽泣,擤了擤鼻涕,说,要是你走了,让我咋活啊。
   老朱局促不安,不知如何安慰老婆。
   大夫咋说的?郭米佯装平静地说,心里却十分惊愕和难过。这时,他才注意到,金桂的头发白了不少。
   大夫说,这是早期,可以治疗。金桂擦干眼泪说。
   治疗?那是无底洞,哪有那么多钱往里填。老朱忧心忡忡。
   就是把房子买了,也是给你治病。金桂坚定地说。
   买了房子你住哪儿,如果这样,还不如不治疗。
   你要是不听劝,你前脚走,我后脚跟着,反正你到哪儿我就到哪儿。金桂说着眼泪又淌了下来。
   老朱,你太悲观。钱的事,可以向矿上反映,我相信矿上能给你解决一部分,再搞个自愿捐款或轻松筹,让大家献献爱心。你要不好意思,我去说,我去办。郭米说完,从枕头下拿出红包,递给老朱。老朱犹疑地看了一眼,没接。
   拿着。这是矿上奖给我的,我不能要,干脆捐给你了。郭米把红包塞进老朱手里,老朱嗫嚅道,这,这咋好意思?
   郭米老婆这次没有瞪眼,看着郭米,一脸微笑。
   二十天后,郭米出院了。在郭米的强烈要求下,葛科长请示宋矿长后才办理了出院手续。
   回到矿上,郭米将被安排当安监员,听说是宋矿长的意思。郭米不愿意。
   宋矿长问,别人挤破脑壳要当安监员,你却不愿意,为啥?
   郭米说,当安监员工资低,不够我家开支。
   安监员每月五千多,还嫌低?宋矿长纳闷不已。
   我……我老婆身体不好,常年吃……药。加之两个小孩上大学,所以开支少……少不了。郭米吞吞吐吐,说完嘿嘿一笑。
   啊……哦……宋矿长看着郭米,脸色凝重。
  

共 3574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一篇有关安全生产的警世佳作,令人深思。一向注重安全生产的郭米,工伤住院了,住的还是单人病房,并深受领导的重视与呵护。这是为啥呢?作者一开篇就吊足了读者的胃口,然后,一层层抽丝剥茧剥离开来。原来,投机取巧的老朱,想利用大额的工伤补偿费来给妻子治病,在矿井放炮时,欲自制造工伤事件,幸好被郭米发现及时,才没损命,挽救了他一家人的幸福生活。郭米因此而受伤住院,知其原委后,并将自己的奖金全额捐赠给老朱。文章主题明确,人物形象丰盈,警示世人:安全无小事,注重安全生产,生活才更加美满幸福;同时鞭挞社会,投机取巧,骗取工伤之行为,必将付出一定的代价。一篇传递正能量的佳作,推荐共赏。【编辑:醉剑飘香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201906110003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猎户        2019-06-09 17:52:09
  文虽短,但主题意味深远,鞭挞社会,让人深思,点赞。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武冈冰糖葫芦        2019-06-09 19:47:35
  辛苦了!按语很到位。握哈手。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梓烨灼灼        2019-06-09 22:37:22
  安全无小事,安检大文章。小说既塑造了安检员郭米的高大形象,也真实暴露了大奎想钻工伤空子想法,点赞!
依天照海花无数,流水高山心自知。
回复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武冈冰糖葫芦        2019-06-09 22:38:56
  谢谢敬爱的来老师关注!捧茶一杯,解解渴。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箫音依依        2019-06-11 21:45:18
  恭喜武冈老师的小说获得精品,拜读,问好!
回复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武冈冰糖葫芦        2019-06-11 22:07:51
  谢谢老师!向老师学习。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石寸雨        2019-06-16 19:40:55
  简短的小说,却诉说了大故事。文章将一名工人对安全工作的犟劲儿描述的有理有据,形象自然,活灵活现,读后久久不能平静,受益了。
文学比海,我愿做一滴水。
回复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武冈冰糖葫芦        2019-06-16 19:49:51
  谢谢老师关注和留评!在矿山,安全重于泰山,人命关天。
共 4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 今晚特马多少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