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看點文學 >> 短篇 >> 情感小說 >> 【看點·光】我也想,筆墨繪出你的傾城顏(小說)

編輯推薦 【看點·光】我也想,筆墨繪出你的傾城顏(小說)


作者:青瑤 白丁,35.8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1660發表時間:2019-03-21 20:46:06
摘要:夜,就這樣來了……

【看點·光】我也想,筆墨繪出你的傾城顏(小說)
   林舒雨在休息了一段時間后,回了學校。學校在縣城里,她原本可以再休息一些時間,但她不想看見阿姨那張不滿意的臉和不耐煩的表情。
   “林舒雨!”遠遠的,沈萱便叫住了她。沈萱是林舒雨在初一的時候認識的。沈萱佩服林舒雨的文采與談吐,林舒雨欣賞沈萱的樂觀與開朗。
   “我們的才女終于來上學了。聽路群說你生病了,沒事吧?”沈萱挽著她的手臂,擠著眼睛笑吟吟地問。
   “嗯,總算挺過來了。”林舒雨的嘴角揚起四十五度的微笑。“多虧了路群。”她的聲音變得很低,讓人聽不清。“什么?”沈萱不依不饒地尋根問底。
   “沒什么啦!快點,馬上就要上課了。”剛剛說完,鈴聲就踩著悠長的步子來了。
   “都怪你這張烏鴉嘴。”沈萱佯怒地說,嘴角卻依舊掛著還未隱去的笑容。“走啦,要遲到了。”林舒雨推著她的手朝著教學樓的方向走去。
   “還好還好,不算遲!”剛到教室門口,沈萱就停下來拍拍胸脯,“不是吧,你的運動效率太低了吧,就這幾步……”林舒雨望著沈萱打趣地說。
   “你以為呢?上體育課我們都沒有認真鍛煉過。”沈萱看了她一眼,就進教室了。
   她又看見了路群。路群沒有說什么,只是嘴角笑得更加燦爛了。
   “舒雨。”下課后路群叫她,“這么快到學校來?家里沒事吧。”他總是把林舒雨和阿姨聯系起來。
   “沒事。一切都好。”她說,一邊翻著課本。“這道題應該這樣做是嗎?”她把筆緊緊地扣住。
   “思路沒錯,但這里應該這樣。”他看著被鉛字印刷的公公正正的問題,數字飛快地從他的眼睛里鉆進腦海,進行嚴密而繁復的計算。
   不一會兒,路群的嘴角揚起優美的四十五度弧線。她看見了路群的眼神不斷地從筆下的鉛字中抽了出來。
   “你學習真好!”林舒雨說道,將自己嘴角的微笑漸漸隱去,然后望著課本。
   “你也不差啊。我給你講的題都是很有代表性的,你還能做對,很不容易了。”路群把演算的草稿本遞給她,“加油!”
   “那是你講的都比較仔細,要是再難一點,我就算不到了。”林舒雨朝路群擠出一個笑。
   “你笑起來的樣子真是蠻可愛的。以后多笑哦!”路群仿佛突然之間聞到了四月的梔子花淡淡的清香。然后把林舒雨甜美的笑融入這花香,“應該很好聞吧?”他想。
   “……”
   .“好了,你們兩個都很優秀,都值得學習。”沈萱望著他們,“你們不是……”她不好意思地壞笑。
   一個同學慌慌張張地跑進教室,絲毫不管教室里不能大聲喧嘩。“有……好消息,天大的好消息。”他氣喘吁吁地說。
   “哎,是什么好消息呢?該不會是你又惹到了哪家的小姑娘吧?”有些同學早就已經坐不住了,剛一問完,笑聲便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,把教室包裹得嚴嚴實實,笑聲從這個角落傳到那個角落,又從這個角落回到那個角落。這邊剛一停下,那邊又笑開了。
   那個同學的臉一會兒紅,一會兒白。很是氣憤的樣子。
   “不是……不是。是……”那同學總是不把話說完,惹得其他人一會兒哄笑,一會兒打趣。
   “肖曉虎,那到底是什么呀?”路群探頭探腦地問,依舊不改臉上的笑顏。
   “我現在就告訴你們,學校為了辦學特色,吸引入學率,開辦了幾個興趣社團。要吸收成員。估計,班主任馬上就要通知我們了……”
   “這是真的嗎?”
   “這可真是個好消息啊。”
   “那我們又有很多快樂了。”
   “嗯。是啊,我們早就希望有這么個社團了。”
   “夢想成真啊!”
   同學們七嘴八舌地議論著,都想參加這個社團,然后充分展示自己的各方面才華。讓那些自以為是的同學看看自己的真本事。
   “舒雨,有興趣嗎?”路群笑容莞爾,望著她。
   林舒雨沒說話,只是手緊緊地握著課本。
   “怎么了?”路群推了推她。
   “沒事,我考慮一下。然后進合適我的社團。”
   “嗯。”路群簡單地回了一句,然后在她的本子上寫下了一句話。
   “其實你笑起來的樣子真的很美。別想太多,每天笑一笑,你會收獲很多。”
   林舒雨只是微微一笑,不再言語。沈萱突然笑著對他們倆說,“你們有點兩個不正常哦!”然后搖擺著頭,得意地踱著步走了。
   “不正常?有嗎?”路群望了望林舒雨,她沒理他,埋頭做著題。一言不發。
   “怎么不正常?”路群朝沈萱擠著眼睛,眉開目笑,把整個臉映襯在快樂之中。“哪不正常啊?”
   “就是不正常。”沈萱對著他笑。然后臉一緊,裝作高深莫測的樣子說,“天機不可泄露!”
   “不可泄露也。”沈萱回到自己的座位,說著。在下一秒的時候,她就像是遇到了什么特別好笑的事情一樣哈哈大笑。
   林舒雨只是望了望路群,對上他柔美的笑。想說什么,卻沒有說。
   時間就在上課與下課之間游走,化成老師手中細細的粉筆灰,飄飛在教室的每一個角落,隱去最淡的足跡。無影無蹤。
   梔子花的芳香從不怎么干凈的窗戶玻璃中傳入每個人的鼻尖,在教室里混合著淡淡的粉筆灰蔓延著。
   太陽揚起的微笑,把陽光從天際斜射而來。強烈的白光把教室照得明晃晃的,粉筆灰在太陽的白光里翻飛,前面的同學把本子扇地呼啦啦的響。
   老師停下來。
   經過歲月的消耗,他似乎已經老得不成樣子。頭發稀稀疏疏地耷拉在頭頂上,皺紋像樹的年輪那樣,一圈一圈地纏繞在他油得可以照人的額頭上。鼻子高高的,像一座突兀的山橫在那里。手像脫了皮的老樹干,卻不知疲倦地在黑板上劃下知識。學生長大,他卻在老。
   明明只有四五十歲的年齡,卻有了花甲之年的肢體。不過還好,同學們都很聽話,從不給他任何生氣的機會。
   他的眼里總是慈愛與睿智,總是很耐心地教導每一個同學。
   “同學們!”他站定,出了一口長長的氣說。他手指一動,指間的白色粉筆灰就悄然落在講桌上。
   教室里頓然間寂靜無聲,講臺下的眼睛都圍著他轉,沒有一個不專心的同學。
   “是這樣的……”他說,然后把桌子輕輕敲著,示意同學們認真聽。“為全面貫徹推進素質教育,擴大農村義務教育入學率,學校決定成立興趣社團。從即日起招收成員,請同學們踴躍報名。”他終于一口氣說完了。
   講臺下沉默良久,然后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。接著是同學們七嘴八舌的議論聲。
   路群淡然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一頁一頁地翻著書,不說話。
   林舒雨也沒有說話。倒是沈萱聽見這個消息,嚷著要參加什么興趣社團,林舒雨望了她一眼,靜靜地翻書,靜靜地用筆勾畫知識點。
   “老師,都有什么興趣社團啊?”有一個同學向老師問道。
   雖然知道學校要成立興趣社團,但大家還不知道有哪些興趣社團呢?
   “這個……”老師笑了笑說,“這個興趣社團有繪畫、音樂、體育、舞蹈和書法這五個社團。”老師笑了笑。唯有的幾條皺紋,因為笑而重重疊疊地壓在一起,整個臉像是變了形。
   “這也太少了吧?”
   “是啊,這不夠我們選啊?”
   “這學校……”
   底下是一片議論聲。
   “好了,安靜。”老師的聲音提了一個高度。用手拍桌子的力量也加了不少。“啪”的一聲,什么聲音也都隱沒了。安靜得像秋日里的闊葉林,沒有聲音。
   老師的表情由晴到陰,再由陰到晴。“同學們,學校開設這幾個興趣社團,是為了讓大家能在玩中學,在學中玩。所以同學們……”不知是什么原因,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沙啞,飄飛的粉筆灰似乎又從遠處飄來,在陽光的照射下把他的面容附上一層薄薄的白灰。“咳咳……”他咳嗽了兩聲接著說,“所以同學們要踴躍參加,知道嗎?”他把眉頭皺得好高好高,直到講臺下齊聲地回答“知道了”的時候,他才滿意地把眉頭松開。
   “誰要報名下課后到我辦公室來!”老師說完,鈴聲便悠揚地傳入耳中,在耳膜的周圍蕩起漣漪。
   “你要報哪個社團?”路群走了過來問林舒雨,此時的陽光剛好鋪在林舒雨的課桌上,有些褪了皮的課桌上的坑坑洼洼,把陽光小心翼翼的聚合起來,然后組成一個滿是陽光的課桌。就好像太陽真的在里面似的。
   “不知道。”她說。她用手擋住快要射到她眼睛的陽光。陽光在她的手心轉了個彎,斜斜地射到桌面上的聚合點。
   “你要選什么?”林舒雨的聲音總是這樣淡淡的,淡到一種無所謂的狀態。
   “書法吧!我的字寫的不好看,得練練。”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說,用手撓了撓頭。
   “嗯,是得練練。”她說。手指一彎,指間就似乎纏繞了一絲陽光,慢慢地在她的指間回環,然后就像飄起了一縷煙。
   “嗯,你呢?”路群把林舒雨的本子擋在那些陽光的必經之路上,陽光就從本子這里斷了線。
   “繪畫。”她說。
   “嗯,那就好好學。不要半途而廢。”路群好像還想說什么,但他還是咽了下去。沒再說話。
   四月的風一陣一陣拂過校園的每一個角落。梔子花瓣在風中飄飛,上升繼而下降,遇上風然后又上升。風透過窗玻璃吹到教室,滿教室都是梔子花盛開的清香。
   鳥總是攀爬在高高的樹枝上,嘰嘰喳喳地叫得正歡,風吹過的時候,樹枝搖搖顫顫。鳥兒們就像在蕩秋千一樣,忽高忽低,或許是鳥兒們玩不了這種刺激的游戲,于是大鳥帶著小鳥,撲騰著翅膀向另一個樹枝上飛去,而這個樹杈被鳥的雙腳撥弄得來回擺動。林舒雨呆呆地望著那些鳥兒們若有所思。
   “想什么呢?”路群拍拍她的肩膀。
   “這是在學校啊!”沈萱裝出一副夸張的表情說。“別讓老師看見了!”沈萱把書放在桌子上,坐下笑著。
   “我們沒什么!”路群似乎意識到了什么,強調她說。“我們真沒什么?”他看著沈萱,然后微笑著。
   沈萱努了努嘴,沒再說話。因為這事是林舒雨和路群不宣而明的秘密!
   只是大家都知趣地裝作不知道而已。
   時間就在斑駁了掌紋的葉子上,悄然無聲地逝去,在平淡得就像白開水一樣的生活中蒸騰,連一點蒸汽也沒留下。
   路群悄悄把自己的興趣社團改成和林舒雨一樣的繪畫社團。而她,也許不知道吧。
   不知道也好,這樣路群就能給她一個驚喜。
   可是,路群已經一連好幾天都沒有見到林舒雨了。星期五放學的時候,林舒雨說等一會兒就來,可他等到人都散盡的時候,也沒有見到林舒雨出來,他去找過了,但都沒有林舒雨的影子。
   他很急。
   但她阿姨家似乎并沒有這么急,還是如往常那般寧靜的生活,沒有一絲要尋找林舒雨的樣子。
   他去找她阿姨,想知道她到底在哪。
   路群的媽媽雖然并不情愿路群跟林舒雨走得太近,但有時候還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過去了。
   “阿姨,林舒雨她回來了沒有?”
   “沒有。”阿姨的話簡單到只有兩個字。看見阿姨臉上的漠然與寧靜。他知道,阿姨并不關心林舒雨,甚至可以說是討厭,想眼不見為凈。
   “星期五放學的時候,我在學校外面等她,可是沒等到,我還以為她提前回來了……”路群自顧自的說。
   “那你的意思是我們把她藏起來了,這真是個好笑的笑話。”
   “不是,是……”路群好像一時之間想不出來什么。
   最后他扔下一句話就走了。
   “林舒雨回來的時候,讓她給我說一聲,就說我在找她。”然后是“啪”地一聲關門的聲音。
   身后傳來尖尖的話語聲。不過已經不重要了。
   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
   “真是有娘生沒娘教的東西。”
   “神經病!”
   ……
   四月末的輕風,總也吹不走這些尖銳的話語。陽光在輕風地吹拂下,漸漸彌漫了整個晚春。少年在微風與陽光的契合下,尋找已經消失了的足跡,嘴邊還囈語著夢一般的微語,變得模糊卻意外地纏繞在心里。
   “你在哪里啊?”“我現在真的很擔心你。”
   兩天。
   連一點影子都沒找到。
   路群回了學校,希望林舒雨也已經回了學校。而這種希望,恰恰是最微弱,最渺小,最不能引起人注意的。
   他看見了她。
   “你怎么回事?周末怎么不回家?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啊?”路群見了林舒雨,就是一大段質問。
   “哦。上周我沒回去是因為要練習繪畫。畢竟我還是一個初學者。”林舒雨埋著頭,剛到肩頭的秀發掩了半邊臉。“我讓沈萱幫我給你傳話,她應該是忘了吧?”
   “以后別這樣了,繪畫……那就好好學吧。”路群的語氣緩和了不少。給林舒雨鼓勵與支持。“對了,過幾天就是五一節了,要不要出去玩,散散心!”
   “哦。那我去畫畫了。”林舒雨說,這節課是學校專門用來輔導興趣社團的。“我們一起。”路群晃了晃手中的書,跟上林舒雨的腳步。
   “你不是學書法嗎?怎么跟我一起?”林舒雨自顧自地在前面漫不經心地問。“哦,我換成繪畫了。我喜歡畫畫。”路群望著林舒雨說。
   “同學們,畫人物素描的時候,這種線條不能描得太濃也不能太淡,線條太淡就會讓人感到力道不足,太濃則會……”路群試著畫了幾筆,總是畫不出濃淡均勻的畫面,別看他解數學題是勢如破竹,可是對畫畫真是屢戰屢敗。但他仍會拿起筆屢敗屢戰。
   林舒雨倒是很認真的樣子,每一筆都是想了以后再下筆,線條分明,濃淡有致。
   她拿橡皮的手一會兒在這里擦擦,又在那里碰碰,嘴角漾起的笑意,在不經意間就完成了素描。
   墨香暈染,一筆一畫,皆是情意。流年芳華,像是盛開在世外的仙葩。
   “同學們,請看林舒雨同學這幅畫。線條錯落有致,明暗劃分勻稱,是畫得最好的一幅。”快有些禿頂的老師,拖著并不怎么好聽的嗓音夸獎林舒雨。
   路群向轉過頭來的林舒雨豎起大拇指。朝她微微一笑,然后畫自己的的素描了,他可不相信自己畫不出那種美麗的畫。
   “同學們,繪畫這門藝術,不是像偶爾踢踢足球那么簡單,它需要同學們的堅持與努力,還有永不言棄的奮斗精神。”他推了推快要從鼻梁上滑下來的眼鏡,聳了聳鼻子說,“以后如果誰要有心向繪畫方面發展的同學,我可以給你們一些建議和指導。”
   底下的同學一邊畫一邊在心里偷著笑。林舒雨沒有這樣,她依舊心無旁騖地畫著手中的素描。
   林舒雨畫的是她的媽媽,眉目間都是一種濃濃的憂傷和不忍分離的無奈與哀愁。
   “為什么要畫你媽媽?”路群問她。她的眼眸在夕陽的照射下,灑了一層金色的光暈,但那里面卻有無數縷思念和理不清的愁緒。
   “我想她。”就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,便是她要畫她的理由。
   陽光褪盡,只留著余暉。聲音并沒有停歇,只是以她為中心向四周擴散。
   我想她。
   如此簡單的理由,卻用了如此沉重的語氣。不想擁有多好,只想在傷心難過時有人安慰。
   “你想知道我畫的是誰嗎?”路群問她。
   “誰啊?”
   “你。”他說。夕陽點綴的遠山朦朦朧朧,太陽在那里被大山一點一點地吞食。
   “以后我就是你最好的朋友,因為我們曾經是一起長大的。”路群補充道。
   夕陽也漸漸沒了蹤影,當最后一縷夕陽散盡的時候。夜,就這樣來了。

共 5408 字 2 頁 首頁12
轉到
【編者按】中學生雖然不能談情說愛,但是不能回避愛情的滋生。小說中的路群偷偷愛著林舒雨,以至于林舒雨報興趣社團時報給畫,路群也由先前報的書法興趣社團改成了繪畫興趣社團。他這么做的目的很明顯,就是想每時每刻能看到林舒雨。盡管林舒雨的媽媽反對他們在一起,卻無法阻止路群對林舒雨的愛。很有意思的情感小說,推薦共賞。【編輯:湖北武戈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3-21 20:49:17
  一篇很有故事的情感小說,欣賞了,問候青瑤老師。
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!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青瑤        2019-03-23 08:57:19
  初中時代的涂鴉之作,現在看來,卻無一不充斥矯情,
共 2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 今晚特马多少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