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看點文學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看點】我的青春(散文)

編輯推薦 【看點】我的青春(散文)


作者:青瑤 白丁,35.8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606發表時間:2019-02-11 20:55:36
摘要:整理書柜中舊時的手稿,那里,竟然無意之間盛放了我的青春……

【看點】我的青春(散文) 晚秋的涼意生硬逼人,稀寥的雁陣自北而南的時候,我抬頭看見了灰暗色的天空。于是毫無表情的,毫無表情地落下淚來。殘云驅趕著天空,走過的地方像是被尖利的刃劃開觸目驚心的傷痕,指向南端的雁陣驚惶地亂了陣型。我的直覺,這樣的場景,猶如雕版刻印般無法磨滅。
   在即將成年的秋天:天色是如何灰暗,白光射入眼睛與抗體產生搏斗時,產生短暫的失明,雁陣是如何驚惶地撲騰翅膀,在急速上升與下降之間預感到自己的死期。流淚的人與孤單的雁,灰暗與明亮,群體與個體,猶如秋天里斷節的音符,無人吹奏。
   這樣漫長凄惶的季節,是一年的死亡之期——萬物輪回。記憶與遺忘在走走停停的途中形如陌路。我已經忘記了太多的人,朋友,親人,摯愛的女孩兒。它于我而言,是一種無味的荷載與負累,唯有忘記的,才值得珍惜。
   我忘記了本該記起的人,忘記了曾經發生的故事,忘記了生命孕育之初的啼哭,忘記了什么是輪回,忘記了一切。在這樣的遺忘中,陌生的人闖入記憶的簾幕,新鮮的事占據神經的末端。于是,世界就以淋漓的方式,不斷地加以回歸記憶,在墮落與浮華之間,搖晃著得意者虛假而陰險的笑,淚水肆意流淌的瞬間,世界以如此慘烈而深刻的方式讓我記住了它。
   我記得離開之時的刻骨銘心,車輪振動如同生命的空白。戀人在耳鬢廝磨的細語中,定格為一張彩色的相片,一段沒有了時間與空間的記憶,最后隨著年紀的愈長而愈發的模糊不清。那些說著的多年以后,如何愛著的愛著,都以這場離別作結。從此,山長水闊,終究相忘于江湖。
   我從孤單的風中穿行,揚起的塵埃像是蜘蛛的腳,踏在我的眼眶上,擠出的淚被風吹盡,猶如刻意遺忘的某些人。
   曾經一直以為,秋天是個不祥的季節。落葉與死亡如影隨形,黑與白是世界的極端。我站在巨大的高臺上,心里卻盤算著,如何以最為美麗的姿態宣告生命的結束,最后卻以猶豫不決的慌張匆匆而逃——沒有死的概念,自然也就不會死。
   六歲時候的秋風,是一只斷了翅的蝶,干瘦手指撫上臉頰帶上粗糙的痛。記憶在角落里的茍且,被人報以深刻的嘲笑和鄙夷,孩子的傷心欲絕,像是要哭死一般地泛出生命底色的蒼白和脆弱。許多人事同落葉一去不返,該走的便要走了,不該走的也謝了。
   親人遠走的腳步時刻未停,我在每一個夕陽中站定位置,遙望遠方心里想著快些回來,路口閃出的身影,哪怕有絲毫的類似,都會讓我如同枯木逢春般興奮得自以為是,什么時候,我竟變成了這樣的驚弓之鳥。而無數等待的結果,無一不驗證了那樣的道理:離開的人在離開之前,連同我的記憶一并帶走。
   這是我不得不面對的世界,現實的分化與殘忍,讓我在深陷掙扎的泥潭中嘗到無以復加的疼痛。
   我記得那一年快要接近春節的時候,剛剛宰殺的牲畜的肉尚帶有血腥的氣味,在狹小的空間蔓延,兩片肺葉被血腥襲擾得頓時連呼吸都變為時斷時續的困難——這是我這些年來害怕血腥的原因。冬日的寒冷同麻木的四肢,捂著被子使勁咬住拳頭,告訴自己不許再哭,但淚水像屋外的雪水一樣毫無價值地流動,直至蒸發殆盡。除夕團圓夜,絢麗的煙火騰空而起的時候,我是世界的小丑,被人遺棄。任憑這樣的荒涼與寒冷撞在胸口,產生巨大清晰的痛感,我在那一個孤單并且不尋常的日子里,度過了一種人生的悲戚。
   在十六七歲的年紀里,常常感到自己已不復年輕,蒼老得即要走入來世之地。
   這樣的日子著實令人不齒,又無法擺脫,一言難盡且難于啟齒。
   那樣單薄的年歲中,任何生活的變故都以為是天崩地裂世界坍塌,經歷過后猶如死灰一般地顯出墨色的碳跡。曲曲折折姿態詭異地指向生而為人的命運。
   人生命數的軌變,不到死亡的最后一刻誰也無法知曉。
   你說,我如此固執不可理喻的相信命數,如何不像執著并勇毅去信的道人?它像一味信仰,在我即將掉入深淵的黑暗之前作以提點,我才不至于快速毀滅。
   一些成長,繁重的學業已是不可避免的負重。再沒有時間值得悲傷,或是說,一切的悲傷只能壓抑于平靜的外表之下,循規蹈矩的生活。看著那些埋頭書本,戴著眼鏡還要瞇出一條縫的同齡人,在心里升起莫名的認同后,隨波逐流地以奮不顧身的姿態,更加猖狂地寫寫畫畫。沒有人會懈怠,也不會被允許。勞累一把抓住神經,五花大綁地逼迫神經末梢拉下眼皮,在一番抵抗之后敗下陣來。
   你看,人生脆弱如此,說著的多少不甘心不情愿,在最終面對命運的抉擇時,不也一樣眼睜睜看著希望化為死灰,卻無法拯救的無奈局面。說破了,命運只管生死,不論時運。多像這個世界,我們忙忙碌碌為著一個沒有結果的路途果斷前行,究竟還是不知為誰做嫁衣。也許是為著童稚的無知埋下的所謂高貴的夢想。但夢究竟在哪里?沒有前方,只有腳下。
   應該記起的人,一個一個閃過敏感的神經,如數家珍。不該記起的人,也匆匆忙忙地擠進,如同嘲笑般把腳跺得震天響。我曾把一切都忘記了,我曾當作什么事也沒發生,我的刻意遺忘,只是不想在成年以后再來背負過去的傷害。長大,就是一個遺忘的過程。
   我記起她的淚水,言語之下的懇切與渴求,如同我間或斷裂的成長。她說再無必要執著過去,那些,已經爛透了。所以在夢境鋪陳開來的一瞬間,覺得是該清掃了。記憶中故鄉的院落、高大的在春天就會垂下細枝的柳樹、無人照看卻吃百家飯的野狗、爺爺死后的那間莫名陰森的屋子,這些,我都該忘記了。
   我想,我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沒有故鄉沒有親人的人了。
   但我發現我錯了:我腳下的土地被時刻稱作故鄉,我的親人還在流浪遠方。沒有誰會是一個沒有故鄉的人;親人的離散聚合,不過是為了彼此。
   也便是這般可笑的結局!
   記得曾有基督徒傳教,在黃昏的余暉中遺落了上帝的眼淚,于是便那樣輕易地向人說起,世界就要走到末日了,伸出你們的手指,迎接上帝的賜福,保佑你們避災躲難。說完就在胸前劃出一個十字形,意為拜謝上帝,然后神神叨叨地說著旁人不甚理解的符語。事實上,他們本就沒有打算讓什么人聽懂。
   無數無數的棲惶,如同一張巨大的細而密的網,在我沒有任何防備下,緊緊地將我獵取,弱肉強食的法則。這便是生命最為原始的痛楚?越是掙扎,越是無奈。到最后依然是不清不楚渾渾噩噩地聊以度日。
   我看見秋天的悲傷,在基督徒宣告世界就要走到末日之前。淚水像隔著一整個記憶的暴雨,不斷地以來回滾動的方式,強化某一情緒帶來的強烈觸動。那些遙望遠方在淚水崩潰的不久,把愛人名字的字母作以紋身,連同夢想刻于左肩,一低頭便看見曾經的無知天真,活像一個頑皮快樂的幼童。然后在即將成年的日子里,仔細把完之后癡癡地笑出聲,那個念叨著“越長大越孤單”的孩子,如今蛻變成筆直挺拔的身軀,在夕陽憂郁的面容里和著秋風蹣跚。
   遠走他鄉的親人總會回來,摯愛的戀人在與時光的周旋中,漸漸湮沒在記憶的角落,原來這世間真的沒有什么可以值得不朽。就連詩人都無限贊美的親情或是愛情,都沒有這樣的特例。
   也許,枯榮更迭才是萬物的規律。猶如輪回。
   在已近二十年的人生中,我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覺得漫長的成長就是由無數精美的謊言構成。他們(父母)一再告訴我,這個世界的不公、殘忍和虛假。雖然很多關于這個世界的真相,在以后的經歷中被一一佐證,但我還是很遺憾,沒有一個關于世界類似于天堂的夢幻本真。
   這是我十七年來唯一值得紀念的遺憾。
   還有幾近失控的悲傷。
   總是有無數莫名的情緒波動,夜晚像濃稠的墨汁一樣黑,泛起的風帶著封存已久且發霉腐爛的物品的骯臟氣味。在我不堪忍受的時候,想起南方的城市,溫暖如燈紅酒綠煙火滿城,人們如同懶掉的上了年紀的老貓,在豐厚的物質世界里,以感官的刺激作為評判一切的標準。萬般浮華。
   在應試教育也是素質教育一部分的如今,我常常擔心自己會不會真的跨不過去,努力之后的欣喜,在看見試卷上滿面的紅色印記之后,頓時泄下氣來。我想我終于承認了叫做“天賦”的某種能力,原來真的有些人就某些事可以做得如此得心應手毫不費力,且有近乎完美的結局。而我破釜沉舟在幾近魚死網破的拼殺中全軍覆沒,像一種來自命運的嘲笑和否定,也許,這便是命數之于人生的既定。看著身邊人不為成績苦惱以至開懷大笑的時候,嫉妒失落不甘懊悔反抗迷惘,從略帶掙扎的胸腔噴出,清晰的疼痛之后換來角落里小聲地議論“你神經病啊”。
   是啊,我也覺得我腦子有病!
   明明比別人多花兩個小時做完的數學題,在第二天面對美女老師的提問時,忘得一干二凈一片空白。于是在她搖頭失望示意坐下的同時,我在心里狠狠地譴責了自己。然后乖乖坐下聽她的講解,卻不停地看著她梳得精致的馬尾。
   生活每天都是新的,不必與過去相執。
   那是在我也信了基督教之后的事情,我討厭一切數字,就如同基督徒眾痛恨“12”那樣一個敏感的數字。在我虔誠祈禱的時候,有一個挖苦我相貌的人,他說我長得實在對不起社會主義,我說怎么呢怎么呢我長的也不像資本主義。然后在默無聲息中一言不發,帶著鄙視的神情看我,我實在想拉住那家伙一拳打過去,但在心里卻努力壓制,并不斷安慰自己看在耶和華的面子上,這次就放過你。
   我信了基督,基督卻沒有救我。
   依然是不理想的成績,依然是不如意的生活,依然是沒有改觀的客觀世界。一切的一切,依然如舊。
   流云照例飄過秋天的視野,灰暗色憂郁的天空,占據了眼眶的大半,大雁的遷徙,葉子連綿不絕的落地,風聲揚起的那種孤寂空洞的回音,像是末日的火山,激烈噴涌。
   基督教有一個由來極古的預言,傳說人性之惡使上帝惱怒不已,世界便要在一個極長的周期之后,完成末日到重生的演變,惡人死亡,善人得救。世界就要走到末日了,我希望在此之前能安心度過我的成年,不管它是多么的不祥而憂郁。它是無辜的。
   那些回憶,斂去最為疼痛的部分后,依然如同夏花冬雪般綺麗奇特。南方城市盛開的冬天的花,雨簾后摯愛女孩的笑,繁華的煙火踏著世人的腳步,閃出幸福的火花,帶著稚氣的成長和永遠擺脫不了的作業習題,回看過去像一粒粒閃著光耀的明珠,其間的疼痛,也許只是沙礫變成明珠的方式。在漫無目的的黑暗中,我感到時間過得好快,好多遺憾還未來得及說出,好多值得愛的人還沒有愛……

共 3938 字 1 頁 首頁1
轉到
【編者按】青春是一個亙古不變的話題,也是一個常說常新的話題。之所以說它常說常新,那是因為每個人的青春都有著個性的色彩,或精彩或不怎么精彩,或快樂或不怎么快樂。每個人愁著自己的愁,樂著自己的樂,不可能與他人相同,也不可能特別另類。總之,青春是一部與眾不同的連續劇,劇情是否出彩,全靠每個人自己去書寫。這篇散文中寫到的青春感覺,每個讀者都會有似曾相識的觸動。佳作,推薦共賞。【編輯:湖北武戈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2-11 20:57:31
  如果說,青春是一首歌,曲調是否動人,全在于曲譜是否悠揚。欣賞佳作,問候青瑤老師,祝新春快樂!
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!
共 1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 今晚特马多少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