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首页 >> 浪花诗语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浪花·念】杏花敲窗(小说)

精品 【浪花·念】杏花敲窗(小说)


作者:满山红叶 探花,14295.25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2656发表时间:2018-11-18 10:51:43

【浪花·念】杏花敲窗(小说)
   小慧在猪圈弓着腰翻弄石槽,石匠凿的长方形槽子,槽窝很深。克洛猪有一百多斤了,脾气不好,经常把槽子掀个口朝下,没事似的,继续咀、咀、咀、叫唤。克洛猪像极了镇子里发廊走出来的焗了黄油的小野丫头,饿了就闹动静;饿了,就咀咀咀,发出不和谐的音乐。小慧捏根柳条,高高举起,照着克洛猪的屁股,停顿了一下,那样式就如码字时,句子长了,突然隔开的一个逗号。柳条落在克洛猪身上,如鸡毛掸子一样,弹了弹克洛猪身上的灰土,黄毛猪竟然停止歌唱,很舒服地等着小慧挠痒痒。扑哧,扑哧,小慧笑了。日上一杆子了,肚子在游行示威,咕噜咕噜,轰鸣。
   西院明子的旋耕机,哒哒哒,响个清脆,羹匙划过碗底一样,敲着小慧的耳膜,心,一起一浮,稻秧般地迎风招展。小慧一条腿搭上矮趴趴的空心砖猪圈,怎么就摩擦到那个敏感部位,脸火烧般红了,杨柳风一吹,她的骨头也酥软了。唉!这个家伙,要是在就好了。她轻轻叹了口气,扭着小蛮腰回屋。舀了猪食,兑了一瓢米糠,提溜着水筲又挪腾到猪圈。
   克洛猪埋着头吃食,吧唧吧唧的咀嚼声,把寂静的院落砸了一个豁口,凉哇哇地淌出一些令小慧悲喜交加的日子。此刻,小慧,抬头看了看杨树冠喜鹊的巢,两只喜鹊在开会,讨论喜鹊家族的重要事件。老日头站在一边,抽一袋烟,目不转睛地瞅着它俩。小慧想,多好,多好。喜鹊也成双成对的,哦,哦!
   邮局马师傅的自行车摇出一村的狗吠,喊出一片桃红柳绿的烟火色。男人,女人,开了闸的黄河水,冲马师傅所在的位置包抄过来。小慧伸了伸脖子,再踮了踮脚尖。不会有自己的信儿,怎么可能呢?她安抚了一下灰暗的心,继续挑黄泥筑篱笆墙。三月了,要在南方人手里选几只肉鸡崽,养几只大鹅,那家伙最得意鸡肉炖小野蘑菇了。腌鹅蛋,蛋黄油渍渍的,打开壳,蛋黄浸好的黄油,沿着缺口,流出来,那家伙就着粽子,吃得喷喷香。
   小慧想着想着,心就暖了。门口甩过来一声吆喝,小慧,你的信。明子手里扬着一个牛皮纸的信件,看架势,沉甸甸的。
   小慧用衣袖擦了把额头的汗,谁的信?谁来的信?小慧觉得自己问得矛盾,也多余。可心砰砰砰跳,一定是那个人的,不然,还有哪个?
   明子很欣赏地看着小慧,像用目光过滤他的旋耕机,一寸一寸,从小慧的秀发,脖子,胸脯,再落到她的裸足。那么一件可人的艺术品,有人却不屑一顾,糟践了。
   小慧说,干嘛这么盯着我,脸上长出苞米穗?
   明子说,比苞米穗好看多了,长出芍药花,芍药花,知道吗?
   小慧白了他一眼,夺过他手上的信。叫我嫂子,别没大没小的。不叫,凭啥?就凭大毛是你哥。
   明子咽了下唾沫,喉结鼓了鼓,不叫,就是不叫,他是他,我是我,你还小我三个月呢!小慧没再争辩,她永远这个样子,好像从来不懂哀愁似的,手指间抖落的都是酒香。这酒让一个人迷醉,醉得梦里全是小慧的一笑一颦,一撇一捺。小慧知道,也不说。
   这个时候,书信蝴蝶样的,在明子手心舞蹈了会,又落在小慧怀里折腾了一番。明子的手碰到了绵软的,暖暖的,馍。明子又抓住了一条美人鱼,心在蹦哒,想进一步拥住这条美人鱼。嘀铃铃,村长王三胖的海燕自行车,摇出一片山水,鸟虫和人影。小慧捧着信,惶惶卷进院子,明子坐上驾驶座位。
   嘟嘟嘟,开闸的河流,奔向大田。
   信,终究不是那个人的,是杂志社寄来的一本样刊,上面印着小慧的组诗,还有一封编辑写的信。小慧,将飘着墨香的书,捂在胸口,深深地呼吸着。她要把新鲜的墨香种在骨子里,血液里,就如当初,那个人和她的爱情。
   杏花开了,那个人牵着她的手,依在杏树上。他说,你像杏花,美。嫁给我吧,我会让你幸福。虽然,现在,我没有漂亮的房子,汽车……
   小慧用手捂住他的嘴,有爱在,一切会有的。
   第二年,杏花缀满枝头时,那个人用自行车接来了小慧。结婚第二天,自行车没了,那个人的一套水湖蓝色新衣服也不翼而飞。原来是村长王三胖借给他的,物归原主了。
   后来,小慧和他夫唱妇随,侍弄几亩土地,一片果园,日子波澜不惊地走着。只是,小慧的肚子一马平川。那个人的爹娘在他大哥那生活,那个人经常去大哥家坐坐。
   那个人没计较小慧的肚子,却在夜里,暗影中,一支接一支抽烟。
   村里在深圳做生意的四豁子回来了,两只手食指上戴着大金戒指,黄金的,晃人的眼。他挨家问男劳力,有没有愿意跟他去南方混的?包吃包住不说,保证年底拿一疙瘩钱回来。
   那个人走的时候,狠狠皱了皱眉头,看了看小慧。其实,小慧真的很俊,像颗剥了皮的嫩藕。唉!一声叹息,杏花落了一地。
   那个人走了半年了,这期间就来过四封信。信上只是轻描淡写问了问家里,说了说近况,除此之外,多一个想字都是吝啬。
   小慧的娘逼着她去了趟六十里外的县城,揣着医院的检查结果,小慧放心地笑了。
   除草,扶犁,苞米地遮天蔽日的,小慧扛着半袋化肥,喂苞米。今年有个好收成,那个人回家时,看到满仓子黄澄澄的苞米,一定很开心。
   小慧把化肥落在自家地头,看见苞米棵下,一搓一搓白晶晶的尿素,以为自己走错了地儿。从东边算到靠近荷塘的南边,对啊!是自家的?苞米杆儿互相碰撞的哗啦哗啦声,自那头逶迤而来。明子一身精湿,头上遮了很多蜘蛛网出来了,手里拎着装尿素的塑料桶。
   小慧脸一红,嘴唇嗫嚅着,你,为什么要帮我?
   明子白了她一眼,就冲大毛是我哥。
   明子大踏步往村子里走,太阳妩媚地眨眨眼,两只白鹭并肩掠过头顶。
  
   二
   秋收的门槛,人和马车,三轮车将村庄拉出大提琴一样的曲子。有从南方回来帮娘们收割谷物的男人,小慧踮着脚尖,望着村子通向山外的土路,眼珠子望得生疼生疼,也不见那个人的影子。
   小慧家的苞米也该收割了。人说,有人帮呢,皇上不急,太监急啥?人说,白瞎了那一块地。人说,你个挨千刀的,想去种地?
   人就抱团笑,笑得村子乱颤,笑得枝头的鸟雀飞走,笑得小慧哭了一场,又一场。
   小慧就猛猛胆子,去那家问了自己男人怎么没回来,连个书信也省了。
   对方欲言又止,只是搪塞说,玩具厂工作很忙,经常加班到深夜。
   村里那个劳力收完庄稼要回去。小慧早准备了,一包撑灯剥得落花生,一包腌渍黄瓜,还有一封信托他带给那个人。
   劳力摇摇头,又叹了口气,难为你这颗心了,可惜,那里啥也不缺,大毛过得滋润着呐!
   小慧不想太多,依旧嘴角上翘,笑出两朵弯弯的月牙。
   苞米一穗一穗搬进仓子里,明子就一穗一穗陪着小慧搬。
   明子在这院忙,他爹就在那院,用铁锨拍出一波泼骂。老头一字胡横陈着,像一只仓鼠蹲在上面。老头说,你个不学好的玩意,你要打一辈子光棍?给老子回来。
   明子也不接茬,知道爹着急他的婚事,媒人被辞了好几个,就是不看对象,说不急。
   明子不急,爹急。
   小慧说,你回去吧!别惹老人生气,再说影响也不好。
   明子说,啥影响?大不了一辈子单干。
   小慧说,你还是回去吧!剩下的活儿,我自己慢慢来。
   明子朝手心吐了口唾沫,双臂一抬,将慢慢一独轮车苞米穗子推进敞口的落地仓子。
   明子瞅了眼小慧,扔了句,苞米进仓了,你也上镇里扯件衣裳,漂亮的人儿,咋不打扮?小慧朝他背影砸了一声,以后……别再来了。
   脚步停顿了会,又嚓嚓嚓走远了。
   圈里的年猪,就等着那个人回来杀。小慧睡不着的夜晚,就写字,写了厚厚的一摞草稿,小慧没想过当作家,就是喜欢写。
   在小慧眼中,世界是美好的,一尘不染的。小慧文字下,看山不是山,看日出不是日出。那是诗歌,那是小说,那是初恋的情书,那是娘的大葱炒鸡蛋,那是那个人汗味的臂弯。
   小慧终于等回来那个人,但那个人只在家睡了一宿就走了。他告诉小慧,年猪找娘家人收拾了,厂子工作太忙,抽不开身。他这次回来去他父母那呆了两小时,小慧烧了洗澡水,想为他搓搓身子。
   那个人摆摆手,说,已经泡了桑拿。
   小慧精心包了酸菜肉馅饺子,那个人象征性吃了几个,撂了筷子。他说,南边的饺子香,也不贵,二十元一盘。
   二……十元?相当于市场上五斤猪瘦肉的价格。
   小慧的嘴巴张成O字型。
   那个人不耐烦地说,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土老帽了不是?
   小慧把大张着的O字慢慢吞回肚里后,一个人坐在澡盆里,搓啊,揉啊,将细细的灰卷,冲进盆里,用香皂涂在那个地方,乳房,身上每一寸肌肤,洗得香香的。快一年了,没有亲近男人,每个章节都嘎巴薄脆,只要遇到烈火,就是一场火灾。
   小慧赤裸着白亮的身子,挪进炕上。被窝里,那个人用均匀有致的鼾声和宽宽的后背接待了她。
   小慧坐在被窝里,一轮月牙挂在窗棂上,感觉一股子寒意,铺天盖地袭来。
   那个人,第二天早晨五点就起来了,细细碎碎穿上衣服,轻轻推开门出去了。
   天亮时,小慧才眯了一会儿,做了一个梦。梦里,那个人举着一把磨得锋利的斧子,去西院砍明子。明子在前边跑,他在后边追。
   眼看明子被撵上,斧子明晃晃的,一面就要劈到明子的头,那头浓密的黑发,曾是小慧浮想联翩的森林呢。小慧想过,明子的头发里住着白兔,松鼠,狐狸,还有七个小矮人和白雪公主。小慧太舍不得那头黑发被斧子糟蹋,啊,明子,快跑!小慧醒来时,发现自己一身冷汗。那个人已经起来了,小慧下地,梳洗了一下。去院子拿撮子装灶坑草木灰,看到那个人和明子,戳在大街老杨树底,说着什么。两个人说了很久,分开了。
   那个人回了屋,对小慧说,我马上赶车去,早饭在车上吃。
   那个人搓了把脸,在桌子上放了一沓钱,就走了。
   那个人走了后,小慧脸上的笑越来越少,在人前,小慧嘴角的月牙还在。衣服干干净净的。小慧去了趟集口,回来,到河套浣洗,长发上多了一枚粉色的纱巾。
   马尾辫随着身子的运动,一摆一摆的,粉色的纱巾也跟着舞蹈,舞出一程芍药花的香气。村庄有条不结冰的河,上面有温泉眼,一咕嘟一咕嘟冒出水来,就挤成了窄巴巴的河。
   女人们盯着小慧看,盯着盯着,有人就说,空壳子,不下蛋,再拧,也是不下蛋的母鸡。
   就是,地儿好也不结果子,难怪大毛跑偏。
   哎!听说大毛在深圳……
   小慧端着铜盆,一脸平静地蹲下来。大辫子垂在胸前,粉色的纱巾,飘忽,悠远,像四月雪片般凋零的杏花瓣儿。
   北部山区狠心地飘了一夜大雪,地上,树上,整个山峦都着了白茫茫的装。
   小慧家的烟囱没冒烟,院里的鸡鸭猪上蹿下跳,圈里的克洛猪也直叫唤,小慧家的窗帘挡着。
   小慧以往早起,风一样地忙乎家务,炊烟袅着,一院子饭菜香。
   雪停了,又下了。村子那条土路连个鸟儿都没有,白的没有一点烟火味。
   这个院里,竹扫帚忙了,停了;停了,又忙。目光喷着焦急,火,一样燃烧。
   爹在堂屋搓草绳,搓一截儿,怂一句,今儿就去邻村相亲,你二姑开春就答应这事了,赶过年前看妥妥了,来年五一,就把婚结了。都多大了?不定哪天,我两眼一闭,去你妈那报道。
  
   三
   扫帚摩擦地面,嚓嚓,嚓。
   不下了,还扫个俅!赶紧换换衣服,去你二姑家,她搁家等着呢。
   嚓、嚓嚓、啪。
   落日咕咚掉进山那边,那屋仍然鸡飞鸭叫,烟囱没冒烟。地面连个脚印不存,只有几只家雀落在院内,觅食。
   门,被掀开。明子刮进来,摸了摸小慧的额头,滚烫,滚烫!
   明子二话没说,抱起小慧就冲进大雪中。
   小慧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,四周一片白,比雪还白。她以为这是村子,她把视线落在眼巴巴盯着她的明子身上,如梦方醒,呜,呜呜,嫁到婆家从没放声哭过的小慧,这会儿,哭得九曲愁肠,山路蜿蜒。哭得明子心,像落在地上的玻璃杯,碎裂的声音,喳喳漫来。明子伸出双臂,将小慧拥在怀里,小慧,没有拒绝。
   杏花又开的时候,小慧翻了翻日历表。从冬天回来那么一次后,那个人一直到现在没有回,各种流言,茶壶里的茶水似的,完了一拨,再续。小慧心凉透了,能不心凉吗?
   不过,小慧在不停歇的家务中,也渐渐忘了疼痛。邮递员初一十五的来送一封杂志社的样刊,汇票,编辑的信。这些精神给养,让小慧豆芽菜似的日子,有了起色。
   但很快的,小慧发觉,自己很想,很想吃青杏,那种指甲大的杏子。想得上酸水,想得在杏树下打转。
   小慧再碰到伸过篱笆墙的眸子,就像被大马蜂蛰了,急火火躲了。
   大毛那天回来了,开着一辆黑色轿车,小慧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。车在村子那条土路出现时,竹篱茅舍,地里忙碌的,河边洗衣的,都凑过来看。
   小慧心里揣着兔子,来回,左右蹦哒。小慧摸了摸小腹,硬着头皮迎了出去。

共 5912 字 2 页 首页12
转到
【编者按】这是一篇揭示农村留守妇女的爱情故事,十分的震撼,读罢,既令人心酸又感到欣慰。小慧在杏花开的时候,嫁给了一个一穷二白的男人,过着农耕简朴的生活。久婚不孕,是男人心里的一个坎,趁四豁子回家招工的机会,去了深圳打工。男人走后,小慧成了中国典型的农村留守妇女,无怨无悔地劳作,还喂养着猪鸡鸭等,即使累趴下,明子闯入生活中,也坚守着本分,日夜期盼着自己的男人回来,有一个温暖的家。然而,她最终等回来的是:自己的男人领回来的是另外一个女人——服装厂老板娘。男人要与她离婚,离婚的理由很简单,因为老板娘在男人得病的时候,救了他,没有她,就没有他今天的一切。怀孕的小慧,忍着泪花,同意了与自己的男人离婚,过着自己要想的生活,第二年,还生了一个儿子,而他却又过着以前穷困的生活。小说写作技巧娴熟,采用纵横对比,留白,环境及心理描写,将人物形象塑造得淋漓尽致;主题思想鲜明,截取现实生活中的片段,揭示改革开放以来,留守妇女与外出打工男人爱情生活的实际状况,让人去深思,爱情究竟是什么?生活到底为了啥?怎样来保护家庭的婚姻生活?小说反映社会现实,警示世人,佳作推荐。【浪花编辑:相思】【江山编辑部?精品推荐201811190003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相思        2018-11-18 10:58:43
  一篇让人深思的佳作,警示世人:做人,别好高骛远,只有脚踏实地,才能拥有自己的一片蓝天地。问好妹妹,若编辑中,有不足之处,还望见谅包涵。
成绩属于过去,笔尖书写未来。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潇潇        2018-11-18 20:33:14
  红叶的小说向来用词准确,语句简练,情节引人入胜。又富于内涵,给人警示。佳作,欣赏。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竹儿        2018-11-22 11:51:28
  红叶的小说,很接地气,值得思索。向你学习,勤快的红叶。喜欢你的小说,也喜欢你的散文。
以文艺的情怀,书写安静的文字!
共 3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 今晚特马多少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