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首页 >> 项梅清韵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清韵征文】扔不掉的缝纫机(散文)

精品 【清韵征文】扔不掉的缝纫机(散文)


作者:江南小溪 举人,3307.59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3342发表时间:2016-11-25 19:18:11
摘要:一台脚踏式缝纫机,曾经是勤俭持家的象征;一台老式缝纫机,也往往是一部历史,一座城市发展的缩影。

【清韵征文】扔不掉的缝纫机(散文) 当看到某男笔挺的西服下,穿着一双运动鞋;某女时尚的发型上,扎着一根橡皮筋,你会是什么感觉?那还要问?当然是傻冒老土,不合时宜喽!因为龙配凤、好马配好鞍,已成为一种必然的生活常识,不能胡来,否则会被人当成一种笑柄。然而,我妻子似乎不太懂这种常识,一台老式的缝纫机,像宝贝似的东挪西移,又从旧里小屋搬到了装潢一新的新居。因此,我天天面对这台油漆脱落陈旧斑驳、古董似的老爷缝纫机,心里有说不出的烦恼。我曾多次向她哀求过,让她把它从家里搬走,无论是卖掉或送人都行。可她一直无动于衷,仿佛我是过路人,始终不予理睬。所以,这台缝纫机就像一件出土文物,一直“有恃无恐”地在我新居里,霸占着一席之地。
   我不是没有给妻子出过主意。曾经想用一台崭新的电动缝纫机来替代这台老爷货,淘宝网已经下单,货款也付清,可她还是不答应,非让我退货,否则要我好看。没办法,为了息事宁人,我只得硬着头皮与网店商量,编了一个可怜的理由,总算将此事了结。
   我真的已经忍无可忍。因为只要亲朋好友来访,看见那玩意,都会脱口而出:哎呀!老兄,你是哪根神经搭错了?怎么会把这种破玩意搁在家里的?与环境多不相符!古董还有点价值,这玩意有价值吗?每每有人问,我会无地自容,都差点要说出事情的真相。所以,为了丢掉这大煞风景的玩意,我费尽心机,却始终绕不过家里的这位“母老虎”,只能干瞪眼无计可施。
   终于,机会来了。有一次,趁着妻子到北京走亲戚之际,我将这台破旧缝纫机,以“迅雷不及掩耳”的速度,处理给了一位收破烂的大爷,得了一百块钱,心里好不得意。虽然事后我还是有些后怕,唯恐“母老虎”回来责备,但心一横也豁出去了,心安理得地想:反正这事已经生米煮成熟饭,你能拿我怎么办?
   然而,事情却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。妻子得知后,并不是简单的责备,而是大发雷霆,拍桌子揪耳朵对我下了最后“通牒”:要么将那台缝纫机完好无损地找回来,要么让我从这个家滚出去。我顿时吓得六神无主,慌忙向妻子赔礼道歉,并以最快的速度,和倒贴二十元钱的乞求,从收破烂大爷那儿,无奈地“赎回”了那台老爷缝纫机。唉,谁让我这个没用的男人,一不小心患上“妻管严”了呢?
   我真愤愤不平。妻子为了这台既破又旧的缝纫机,对我大动肝火,誓不罢休,究竟为了什么?虽然我心里清楚,它曾经是妻子结婚的陪嫁,但这么多年,从来没看见她使用过,放在家里既碍眼又占地方,我及时给她处理有啥错?所以,为这事我们彼此几天都扳着脸不讲话。后来还是在儿子的劝解下,我们才心平气和恢复如初。然而,缝纫机的事,却在我心里结下了疙瘩,总感觉不舒服。因此,在某一次外出的旅途中,我见妻子心情不错,于是趁机将此事提了出来,她这才慢慢地向我作了解释,并带出了一段辛酸的往事。
   原来,这个外表丑陋的家伙,竟是我岳母生前留下的宝贵“遗产”,是她老人家于1971年春节前夕,花了148元钱,托人千辛万苦买来的。当时这148元钱,相当于她4个月的工资,也是她多年的积蓄。起初,岳母买这台缝纫机的动机,并不完全是考虑家用,而是想挣点“外快”钱,用于补贴家庭收入。那时候,我岳父因政治原因,从工厂下放到农村老家监督劳动,户口也同时迁到了农村。本来,家里的经济就捉襟见肘,岳父这一走,等于抽掉了一根顶梁柱,生活压力完全落在我岳母的肩上,而她在街道工厂工作,收入很低。为了养家糊口,她不得不冒着风险,利用业余时间,跟别人学点裁缝技艺,自己回家再“照葫芦画瓢”,偷偷接点私活。过去,岳母是连一条裤子都不会做,自从学做裁缝后,好多款式的衣服,她都能独立完成,比如:衬衫、裤子、中山装、连衣裙等等,虽然质量还未能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但价廉物美又待人热情,所以很受大家的欢迎。无论是同一街坊的邻里,还是别的街坊的居民,都喜欢找她做衣服,因此,逢年过节,家里的衣料都堆成了小山。
   那时候,正处于文革动乱的高潮期,极左思想泛滥,私营经济、小摊贩等,动辄就要被扣上“走资本主义道路”的帽子,因此,岳母在家做裁缝都是偷偷摸摸的,小心谨慎。但没有不透风的墙,时间一久,还是被人报告到了上面,岳母为此不知挨了多少次整,检查写了一张又一张。这还不算完,1977年秋天的某一天上午,街道突然派来了3名民兵,荷枪实弹地来抄岳母的家,美其名曰:“割资本主义尾巴”。幸亏前一天晚上,岳母的妹妹来借缝纫机使用,将缝纫机搬走还没及时归还,所以,这台“蝴蝶”牌缝纫机才逃过一劫,没落入“虎口”,但家里却被翻得一塌糊涂,好多面料辅料也被来人掳走。岳母为此吓出了一场病,整整一年没再踩缝纫机,直到1978年冬季,政治形势有所转向,岳母才重操旧业,又做起了小裁缝,缝纫机一直踩到她患重病为止。
   听妻子说,这台“蝴蝶”牌缝纫机,岳母生前已经用了17年,大小毛病修过不下30多次,踩断了18根皮带,用掉的针头线脑,大概可以用箩筐来计算,因此,它在岳母和妻子心中,是一头不折不扣的“老黄牛”,难怪妻子对它情有独钟。
   恋旧,也许是很多老人独有的情怀,尤其是那些朝夕相处、曾为自己服务过的物品,往往舍不得扔,会终生相伴。其实,作为当年的一件老物,不仅仅像我岳母那样,曾有过辛酸苦涩的经历,社会上有不少家庭主妇,也有过类似的故事。我记得我未结婚之前,家里也有过这样一台“蝴蝶”牌缝纫机,只不过它的主人是我的母亲。母亲和我岳母一样,也踩了十多年的缝纫机,虽然搬过3次家,生活水平也逐渐提高,但这老物件一直伴随着我母亲,后来被妹妹当作陪嫁,拿到了婆家。
   和岳母不同的是,我母亲的那台缝纫机,主要是以缝补衣服为主,兼做一些小零小碎的东西。因为所发布票有限,难得做新衣服,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,就成了当年老百姓衣着的主旋律。在我记忆里,母亲当年做得最多的恐怕是“节约领”,上海人俗称“假领头”。也就是用最少的布料,做成世面上最时髦的“衬衫”,最大限度地体现城里人的面子。这种“节约领”,既没有袖子也没有后背和前胸,仅靠类似女人胸罩这点布料,支撑着领子,男女老少皆宜。由于经济实惠,七八十年代曾风靡上海乃至江南一带,男女老少,春秋两季,外衣里面几乎都是清一色的“节约领”。
   “节约领”,除了服装商店有卖,更多的是自己动手做。虽然商店里的“节约领”,要比自己做的挺刮,但花式单一,不能满足多种需求。因此,我母亲常常从布店里买来一些颜色繁多的零头布,设计多种款式,做成各式各样的“节约领”,比如:小方领、大方领、燕尾领等等,非常讨人喜爱。那时候,母亲特别忙,因为不仅要上班,业余时间还得抽空,为那些不会做的邻居、亲朋好友,甚至乡下的外公外婆舅舅们,完成数量颇多的“节约领”。
   所以,脚踏式的缝纫机,无愧是当年家庭主妇最重要的生活帮手,说它是女人的宝贝,一点也不为过。也难怪当年上海女孩出嫁,缝纫机是必不可少的嫁妆,在“三转一响”里,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。同时,会踩缝纫机缝缝补补的女孩,也最容易得到男方的青睐;男方的父母,也往往很计较儿媳会不会踩缝纫机。
   虽说如今脚踏式缝纫机已经跳出了家庭,淡出了婚姻;市场上商品琳琅满目,人们已经不太需要缝缝补补,所需要的衣着、纺织用品,几乎都是买现成的。同时,由于生产机械化、自动化的成本,已经大大低于手工或作坊式的劳动,脚踏式缝纫机已经相形见绌,没有了立足之地。然而,它又不可能彻底退出历史舞台的。因为各种原因,社会上还有一部分人需要它依赖它,它能起到一种拾遗补阙的作用;同时,它的魅力,是任何现代化设备替代不了的。一台脚踏式缝纫机,曾经是勤俭持家的象征;一台老式缝纫机,也往往是一部历史的见证,一座城市发展的缩影。同时,以脚踏式缝纫机为代表的那个年代的生活物件,随着社会的发展,会越来越少,“物以稀为贵”,已成为一种必然的现象。
   或许是“树老根多,人老话多”的缘故,妻子叙说缝纫机的故事时絮絮叨叨,有的地方竟重复了几遍,但她的神情是忧伤的,眼睛里还闪着晶亮的泪花。我知道她是触景生情,想起了她已远去的母亲。我内心很是震撼,感叹之时,不仅领悟了妻子对这台老爷缝纫机的情感,也深为自己简单粗暴的行为感到内疚和自责,从此,我再也不敢打这台缝纫机的主意了。
   尽管妻子对这台破旧的缝纫机珍爱有加,视如宝贝,但由于种种原因,结婚这么多年来,她却从未踩过一次缝纫机。或许是我的言行提醒了她,也可能出于一种责任,在旅游回来的第二天,她竟然捣鼓起那台老爷缝纫机,擦油验车、更换皮带,并买回来一大包花花绿绿的零布。这台运转了17年闲置了30年的老爷缝纫机,在妻子的脚下,也是“宝刀不老”,踩起来流畅自如,没有多大毛病。我曾玩笑地问妻子:你是不是想继承母亲的遗志,“重新做人”了?她嗔骂了我一句:你管这么多干吗?总比你老打它主意要强。嗬,原来如此,我哑然失笑,一切都在不言中。
   说来也真有意思,自从妻子买回一大包零布后,她俨然成了一位专业裁缝,每天起早贪黑地摆弄着那台缝纫机,有时候忙得连晚饭都来不及做。有一天,我下班刚到家,妻子便将一条浅灰色的裤子扔在我面前,说:你不是要买裤子的吗?我给你做了一条,试一下吧!我欣喜地拿起裤子试了一试,嘿,尺寸正合适。虽然我事后又仔细看了看它的质量,觉得做工还不够精细,比如:针脚不匀称、卷边毛糙等等,但穿在身上,真的感觉舒适无比。
   妻子现在变了,脱胎换骨地变了。过去退休在家无所事事,就经常到棋牌室,看别人打麻将;或者百般无聊地买一些零食,躺在沙发上边吃边看电视。久而久之,身体里堆积了一大堆脂肪,并有了高血压心动过速等毛病。然而,自从学会踩缝纫机后,她忙多了,与零食分手,和棋牌室告别,身体状况有了显著的好转。在迷上缝纫这一行后,她先后为家里做了原先都是买现成的东西,比如:被套枕套、窗帘、睡衣裤子等等,既勤俭持家,又陶冶了自己的情趣。不仅如此,妻子还参加了街道组织的缝纫小组,成为一名志愿者,一方面为小区里那些老弱病残者,提供义务的缝纫服务;另一方面,积极参加为贫困地区募捐衣被的活动。据妻子透露,她所在的缝纫小组7人,去年至今,已经完成了500多套冬衣,300多条棉被,以及书包200余只,全部由区民政局送到了贫困地区。她曾经得意地对我说,她觉得自己现在很有成就感和自豪感。
   如今这台老爷缝纫机,依然堂而皇之占据着我家一席之地。有所不同的是,它不再以丑陋的面貌出现,那是我请人给它做了一个漂亮的盖子,罩在了机上,旧貌换新颜,既美观又不影响妻子干活。当有一天,我在马路上又碰到那位收破烂的大爷,他拦住我问:张先生,你家那台老爷缝纫机还在吗?我说:在啊!他立刻兴奋起来,把我拉在一边,装出一副神秘的神态对我耳语:现在老爷缝纫机行情涨了,收购价两百元,你还愿不愿意卖?我不假思索地摆摆手:不卖,不卖。他以为我嫌钱少,忙对我竖起了两只手指:再加你二十怎样?这可是最高收购价了。我淡然一笑,依然干脆利落地摆摆手:不卖,即使你给我再多钱,我也不会卖!
   这位收破烂的大爷硬是不理解,在我身后不屑地啐了一口:不就是一个破缝纫机吗?你还真把它当成宝贝了?
  
  
  
  

共 4424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《扔不掉的缝纫机》,真是一篇正能量的好文。一台老式蝴蝶牌缝纫机,一直是妻子的最爱,文友几次想卖掉,却是一波三折。不仅触怒妻子,还差点被妻子赶出家门。欲知何事,原来与岳母有关。于是,文友娓娓道来,将岳母与缝纫机的故事展现在我们面前,令我们动容。此后妻子借助于缝纫机,成为一名义工,帮助贫困山区提供过冬棉被、书包等。这篇文章看似平淡,却不乏生动,平凡中透出大爱,值得我们深思。正如文友所说:一台脚踏式缝纫机,曾经是勤俭持家的象征;一台老式缝纫机,也往往是一部历史,一座城市发展的缩影。感谢赐玉清韵,期待更多精彩分享。好文欣赏,力荐佳作。【编辑:项梅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12617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项梅        2016-11-25 19:20:29
  这篇文章看似平淡,却不乏生动,平凡中透出大爱,值得我们深思。正如文友所说:一台脚踏式缝纫机,曾经是勤俭持家的象征;一台老式缝纫机,也往往是一部历史,一座城市发展的缩影。感谢赐玉清韵,期待更多精彩分享。问冬安。
项梅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江南小溪        2016-11-26 07:29:23
  刚从手机里看见项梅社长,昨晚就为我这篇拙作进行了编辑,太辛苦了,谢谢!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老榆树        2016-11-25 21:46:19
  这篇散文像一部戏一样好看,
   波澜起伏地吸引我一口气看完。
   缝纫机曾经是多少人家的重要财富,
   可以换来吃,更可以换来穿,
   人们结婚时是少不了的“三转”之一“转”。
   文章记录了历史的变迁,
   唤起我不少曾经的心酸,
   也让年轻人了解一下社会的昨天。
   我们一起努力推动社会改革吧,
   不要让历史的悲剧再重演。
回复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江南小溪        2016-11-26 07:31:16
  谢谢老榆树老师浏览我的拙作,并点评,敬茶。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云朵飘飘        2016-11-25 22:06:35
  这不是普通的缝纫机,而是一份承载了太多感情的遗物,寄托了作者妻子对母亲的怀念。文章以小见大,是很不错的一篇文章。
回复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江南小溪        2016-11-26 07:33:02
  云飘飘能光临俺寒舍,真不甚荣幸,多谢了!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海域听风        2016-11-28 13:26:43
  感谢参加征文,一台缝纫机包含时光的影子,让我们回想起来很多往事。不过我更能体会文中记录嫂夫人的“暴脾气”,有时真是令人无奈,这就是生活,比一切影视都真实的生活,我只能说,哥呀,你受累了!哈哈,握手。
回复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江南小溪        2016-11-28 17:11:24
  多谢海域听风总编的光临,并给予中肯的点评,敬茶!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千里追梦        2017-04-17 17:40:16
  缝纫机是时代的缩影。拜读老师精彩美文,品读学习了,问老师好!
千里追梦,始于足下。
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西鋂铃铂        2018-06-13 14:42:19
  这缝纫机,真是宝贝。缝纫机是历史,是一段与亲人之间的纽带,是心头挥之不去的怀旧,是一种博大而久远的爱啊!问候作者。
江山评论部,联系江山与文友的桥梁,欢迎您加入。QQ号:263593961.非诚勿扰。
回复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江南小溪        2018-06-13 18:55:25
  多谢您的光临与点评!远握。
共 6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 今晚特马多少号